这两年有关竞业协议的官司也越来越多-新闻聚焦-苗木新闻
点击关闭

技术微点-这两年有关竞业协议的官司也越来越多-苗木新闻

  • 时间:

朴树方辟谣离婚

比起打官司、做牢飯,競業協議的事前震懾,對彼此還算留得一份體面。

這歷史經驗表明,吉利的行動勝算不太大。

不過,這些官司,在張汝京和張忠謀的恩怨面前,都是小巫見大巫了。

2003年8月,在中芯國際即將赴港上市的關鍵時期,遭到了台積電在美國加州的起訴,就商業機密等問題要求10億美金賠償。

彼時,張忠謀的台積電已在台灣有了十幾年的積累,但世大成立僅三年,就一舉成為當時中國台灣地區第三大芯片公司。1999年,台灣地區另一個巨頭聯電,通過整合成為世界第三大半導體公司,市值一度位居全球產業第四。為了應對來勢洶洶的聯電,台積電於2000年,斥資50億美元,收購了體量相對小的世大。

現在,防範前任,已經從員工入職時抓起——大部分員工的競業協議,會在入職時與勞動合同一併簽署。

在嚴防死守前任員工挖牆腳這件事上,環球同此涼熱。

和觸碰規則的人,要較勁;但老東家們一般不會和前員工的業務太過較勁,尤其是有錢景的業務。

今年初,特斯拉就把另一家造車新勢力企業小鵬汽車的「感知主管」曹光植(音譯,Guangzhi Cao)告上了舊金山聯邦法院。

期間,辦案人員還將裝有東方微點核心技術數據的計算機扣押,送到了瑞星公司。幸運的是,這些被扣計算機中的核心技術數據都被加過密。

吉利認為威馬的EX5涉嫌抄襲吉利GX7車型,不僅起訴了威馬旗下的4家子公司,還提出高達21億元的索賠。

但百度的仲裁申請,被北京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駁回了。

2018年年中,百度公司以涉嫌違反競業限制協議為由,將一名前員工起訴至北京市勞動爭議仲裁委,要求其繼續履行競業限制義務,退還競業限制補償金、支付違約賠償金共計100萬余元。

這位瑞星崛起的股肱之臣因與創始人王莘在公司發展上產生衝突,於2003年離職,並隨後創立了東方微點。

在8月份的榜單中,EX5已經以2175台的月銷量超越蔚藍,成為第一名。前8個月累計銷量達到11,312輛的EX5,是造車新勢力中首個2019年累計交付破萬的車型。

前百度高級副總裁、自動駕駛事業部總經理王勁,在離職僅一個月後就創立了專註于無人駕駛的士技術方案研發的景馳科技,並招徠了不少百度舊將。

威馬汽車的核心高管、員工大部分來自吉利(沃爾沃),是新勢力中為數不多以汽車人為核心組建的班底:

被官司拖累的中芯國際,主業也受到了影響。2009年,扛不住的張汝京,以自己的下課換來了雙方的和解。

競業協議也並非屢試不爽,一些HR在勸員工入職時,甚至會拍胸脯保證「搞定競業協議的麻煩」。

因為從社保記錄看,這名百度前員工,是與一家上海公司建立的勞動關係,並由這家公司派遣至「競對公司」工作。但該上海公司與百度公司並不構成競爭關係,因此也不會觸犯《勞動合同法》中的競業限制要件。

這讓吉利對威馬的起訴更像是扼殺其于搖籃。面對出走的高管挖走了幹將、拆了自己的台,老闆不會坐視不理。更何況,這家公司已直接威脅自己倚重的業務。

2018年,吉利SUV銷量達到85.7萬輛,佔整體銷量的57%。但在SUV市場,吉利的優勢並不明顯,既要面臨老牌車企強敵的挑戰,也要與染指SUV的造車新勢力競爭。

當瑞星想如法炮製、傳播「360給用戶裝後門文章」時,就被360公司訴上法庭。最終,法院宣判瑞星不正當競爭,並賠償360公司20萬元。

在創辦360公司之前,周鴻禕是雅虎中國的總裁。和這家公司有些宿怨的他,在360安全衛士中將雅虎助手列為惡意軟件。雙方矛盾因此升級。

還有一些前員工,會以顧問身份暫時隱於幕後,等待解禁后的復出。此前,面對深陷負面輿情的問題,黃崢請了前阿里公關負責人出山,以顧問的方式操刀拼多多的公關。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如果原公司認真起來,仍有辦法找到前員工在遵守競業協議上的紕漏,比如從寄送快遞的收發情況、社交媒體內容中尋找蛛絲馬跡,以及從公司不明真相的前台口中套話等。

合伙人、資深副總裁徐煥新,沃爾沃時期主導新能源車的技術研發;

某種程度上,競業協議,也是一種無奈。

▲2002年,時任瑞星公司總經理劉旭(左)與瑞星創始人王莘(右)

雅虎中國指責周鴻禕掠奪技術、資源、人才,違反了競業協議。面對指責,360起訴雅虎中國侵犯名譽權並索賠360萬元;此後,雅虎中國以不正當競爭反訴360並索賠260萬。

根據和解協議,中芯國際不僅要給台積電支付2億美元現金作為和解費用,還要向台積電渡讓中芯國際10%的股份。當時有台灣媒體稱:「我們從此控制了大陸芯片業的半壁江山!」

前不久,吉利以侵害商業秘密起訴了威馬汽車,後者是一家背後站着騰訊、紅杉等大佬的造車新勢力公司。

在彼此打嘴仗最熱鬧的時候,奇虎360網站上甚至曾綁過「fuckyahoo.com」的域名。

事後查證,于兵僅從瑞星一家公司收取的賄賂就高達420萬元。

1993年,劉旭主導研發了開創計算機反病毒產品先河的瑞星Ⅱ型防毒卡。該產品為瑞星帶來超過20萬的毛利。

離開台積電之後,張汝京帶着一大批技術骨幹來到大陸,創辦中芯國際。由此,大陸半導體代工企業迎來零的突破。

裁判文書網顯示,2013年-2017年間,專利訴訟最高的賠款不過3500萬,與吉利提出21億元賠償差距有點大。而且,原告全部勝訴的案例不到10%,部分勝訴的案例不到30%,而敗訴率卻超過60%。

百度以「侵犯商業秘密」為由,對王勁和景馳科技發起訴訟,索賠其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5000萬元。百度還提供了明確的指控理由:通過離職不歸還電腦和打印機的方式竊取公司機密。

天底下無新鮮事,這次的吉利威馬也一樣。

作者丨和正升華商韜略原創文章,轉載請聯繫客服微信:hstlkf

張汝京的前兩次創業,均終結于台積電。

聯合創始人、首席運營官侯海靖,曾擔任吉利副總裁,負責吉利的首款SUV——GX7的生產,也就是本次引發糾紛的車型;

與其說是新舊造車勢力的對抗,不如說這是前任員工與老東家的間隙。

然而,融資不斷、勢頭正猛的景馳科技和王勁,卻被百度的官司拖住了腳步。

一周后,百度就伸來了橄欖枝:不僅撤銷了對景馳科技的訴訟,還對外宣布景馳科技加入了百度Apollo開放平台。

首席財務官CFO張然,曾擔任吉利的CFO;戰略副總裁陸斌,曾在吉利銷售公司擔任副總經理。

在成為大陸半導體教父之前,張汝京的第一段創業歷程起於台灣——創設世大半導體。

華商韜略·華商名人堂 ID:hstl8888

通過對裁判文書網的相關信息檢索看,這兩年有關競業協議的官司也越來越多。

二張的纏鬥,更像是「一時瑜亮」的針鋒相對。

驍勇善戰的周鴻禕可沒那麼容易讓人佔便宜。

這段與前東家的官司,雖以雅虎中國勝訴告終,但也奠定了周鴻禕「紅衣大炮」的人設,此後他愈戰愈勇打出了江湖地位;雅虎中國則江河日下,淡出了江湖。

1、威馬汽車核心團隊首次曝光,Geek car2、瑞星420萬行賄官員嫁禍對手,中國殺毒業第一假案曝光  華夏時報3、全網通緝前員工的互聯網大公司們,晚點4、從中芯國際到芯恩,他一直在創業,澎湃5、「阿里公關」拯救漩渦中的拼多多,財視傳媒

讓吉利大打出手的,或許還有自己退坡的業績。

不過,雖然離職員工與老東家的恩怨情仇仍在屢演不止,但在這一次次並不友好的「碰撞」與摩擦中,商業和企業知識產權權責界限與保護體制,也會逐步釐清。

因為台積電沒有履行收購後到大陸建廠的承諾,張汝京放棄一切毅然決然地離開台積電。

受此案件影響,東方微點業務也停滯,錯過了市場最好發展時期。

與其事後嚴防死守,不如事前斷絕後路。

威馬汽車正在搶佔市場就是SUV,其推出的首款量產車、涉嫌抄襲吉利GX7的EX5,即是A級純電動SUV。

公司越來越熟稔于使用競業協議這個工具,條款越來越細化,競對越來越全面。

今年7月,威馬汽車對外宣布計劃要開啟D輪融資,這次突然而來的官司,勢必會給正在搶市場的威馬製造一些麻煩。

在圍堵前任員工這件事上,有一座珠穆朗瑪峰很難被其他公司超越,這就是瑞星。

CEO沈輝,曾任吉利副總裁、沃爾沃全球高級副總兼中國區董事長,主導了吉利對沃爾沃的併購,以及在中國的落地。威馬大部分吉利人也是追隨其而來的;

這起紛爭,以王勁卸任景馳科技CEO告終。

業績壓力吃重時,SUV被吉利寄予厚望。

當案件昭雪,劉旭開始帶領東方微點回歸殺毒業務時,市面上卻出現了降維打擊的新對手——號稱殺毒永久免費的360安全衛士。

事實上,自中芯國際剛成立起,台積電就開始和其打起了官司。台積電先後在中國台灣、內地和美國對中芯國際提起多次訴訟,把後者拖入長達8年的訴訟馬拉松中。

在國內尚未建立起完善的知識產權司法保護體系之前,嚴防死守競業協議只能繼續扮演「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的角色。

在東方微點籌備產品上市期間,瑞星行賄時任北京市公安局網絡監察處處長於兵,以假報案、假損失、假鑒定的手法陷害東方微點,導致東方微點副總經理田亞葵被拘留11個月,劉旭本人則放下業務奔走上訪。

圖片:網絡、圖蟲創意有實力的前任,被官司追着打;沒實力的前任,只有走好不送!

隨着競爭加劇、市場蕭條,競業協議的網開始變密。

據《晚點》報道,各家公司的競業限制開始普遍化。對內,競業滲透的層級越來越多:從高層到基層,甚至到實習生;對外,競業對象越來越廣:從直接競爭對手,到相關領域幾乎所有公司。

據媒體報道,于兵還曾放風給劉旭,讓他把公司賣給像瑞星這樣有實力、有背景的公司。

為了阻擊瑞星前總經理兼總工程師劉旭創立的東方微點,瑞星不惜重金,以賄賂公職人員的方式,炮製了被稱為「中國殺毒界最大丑聞」的刑事案件。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華商韜略。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360公司的這一策略,在短時間內就讓東方微點、瑞星等所有傳統殺毒軟件黯淡無光。

中芯國際的班底中不乏大世、台積電的前員工,這也為日後的發展埋下了隱患。

回大陸建廠是張汝京的心結,他後來回憶時說:「父親曾經問過我,什麼時候能回祖國大陸建一座工廠?這句話,我記了很久。」

野蠻的瑞星式打法,如今已屬互聯網史前文明的往事了。

受汽市下行拖累,2019年上半年,吉利汽車營業收入同比下降11%、銷量同比下滑了15%、凈利潤同比下滑40%,連續四年的凈利增長態勢被終結。

「紅衣大炮」不是一天煉成的。在和瑞星開斗之前,周鴻禕也曾和老東家打過官司。

今日关键词:台湾花莲海域地震